币圈链圈矿圈通证圈,统统都是共识体

链圈

快速分解的区块链从业者,相爱相杀的轻视链

“我只搞矿场,投了钱就有安稳的收益,而且还不低,踏实。哪有便宜的电请告诉我,我对区块链项目没兴趣”。某矿圈的“矿主”朋友这样告诉我。

“链圈”则是由一群推重“代码即法令”的技术高手组成,则不加粉饰的表达了对币圈的轻视。“啥也不明白,认知低到爆,就知道挣钱。”他们用两个字来形容币圈人士:韭菜。

矿圈人士在链圈面前也讨不到好。

链圈
链圈

曩昔无人问津的边陲小镇上,打着“大数据基地”名头的矿主们,从头带火了这些老少边穷区域的出资热潮。只要小水电资源丰富,电费价格合适,以亿计的巨大资金就会瞬间到位,几个周的光景,一处处比特币矿场就拔地而起。

其实归根结底,调动了这全部人员、资金和资源的,不过就是中本聪在2009年上传的一堆代码罢了。这也正是链圈人士自豪的根本,在他们眼里,币圈是韭菜,矿圈是农人。他们每个人都做着一个中本聪的梦,在他们梦想的空间里,只要自己才是创世大神。

而这全部,在“通证圈”眼里,统统都不过是浮云罢了。

“你这个经济体系只适用积分属性,不能用央行逻辑来规划。”通证圈的导师通常会苦口婆心的给链圈人士一些指导,宛如惊鸿一瞥,却又常常击中要害。

经济学和金融学的背景关于通证圈是必备的资质,不同于币圈、矿圈和链圈,通证圈认为不管技术有多先进,如果一个根据区块链的社区经济体不能有一个健康完善的经济模型,那么全部价值都将归零。

相比之下,通证圈更注重商业实践和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,在他们眼里,敲代码不算什么技术含量,淘宝上的技术团队一抓一大把;炒币更是毫无久远目光的投机之举,挖矿更是处在工业链的最底层,到处找电建矿场基本上全赖最LOW的搞关系喝大酒。

币圈人士却从不纠结这个,“他们都是给咱们打工的”。成功的币圈人士不屑于参加任何意识形态的话题,他们只关注币价的涨跌:“别整那些没用的,挣钱才是硬道理。”

很明显,自从开始有了“区块链”这个词汇以来,水银泻地一般构成燎原之势的一起,也迅速分解成了不同的圈层,而且圈层之间的认知也绝非一脉相承。

真实的元一致——挣钱

“区块链最大的一致就是挣钱”。一些曾经战绩照耀的古典VC常常带着戏谑的口吻教训后知后觉的区块链创业者:什么去中心化、什么分布式商业,最终还不都是炒币?不管什么新技术、新概念,人道永久不变,当时区块链最大的一致就是挣钱。

业界也一直流传一句话:截至目前,区块链老练的商业模式也只要两个:第一是开大会和搞训练,第二是发币和ICO。

当然,古典VC们说这些话的时分,常常也会配上一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神情,由于下一句往往就是:区块链还不老练,也没什么稀罕的,你这个需求不用区块链也一样能做啊。

其实他们心中更想说的一句话是:这玩意真能改动世界?老子咋这么不信呢?这泡沫最好赶忙给我破了,还回到从前咱们最舒坦的年代才靠谱呢。

有同样念想的还有金融职业的人士,他们比古典VC更焦虑,好端端的量化对冲、高抛低吸做着,哪冒出来的数字货币,一天挣的比尼玛老子一年都多?于是乎优越感木有了,危机感爆棚了。

出资和金融职业人士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,由于跑在链上的TOKEN,正在夺走归于他们的特权,一如数千年前文字的创造,夺走了祭祀的特权。

金融职业之所以被称之为万业之母,无非是由于:一切工业最终极的目标也是挣钱,而金融业就是拿钱挣钱。曩昔的年代之所以金融职业牛逼,还不是由于太多职业离钱太远?

现在可好了,任何一个离钱特别远的职业,都有时机直接经过合理的TOKEN规划和运营手段,直接将自己的工业金消融,获得朝思暮想的流动性,一步跳过一切古典金融业的经营范围。

金融人士能不急吗?

真实就事论事讲,哪一个工业最终不是为了挣钱?哪一个从业者不是为了挣钱?

那么,用区块链改造任何一个工业、用TOKEN经济将工业的赢利归还给每一个从业者,岂不是从根本上在完成一切人想要挣钱的希望?这样的想法有毛病吗?

所以,“区块链最大的一致是挣钱”,这句话绝逼没一点毛病,不但现在有道理,而且日后区块链技术老练了、大规模普及应用之后,你会发现这句话更没毛病。

由于“挣钱”,原本就是一切工业、一切人一起的“元一致”。

你敢说不是?

人肉和代码缺一不行

新科技降临,大中华区动作最快的绝对不是科学家和创业者,而是传销头目。在绝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还五脸懵逼的时分,传销大师们的币却都已经卖疯了。

网上的一个段子显示,被封为腰斩币的“GTC”,其创始人带着手下们在无数个群里对着无知大妈张狂鼓噪“就是要带着你们喝酒吃肉”,话音刚落另一个币却涌入大量买盘一会儿涨疯了。

原来大妈们过五关斩六将来到了交易所,却买错了币。那个“被疯涨”的币,姓名叫做GEM币,大妈们懂毛线,直接就杀了进去。

看来,混币圈还得防止这种新问题:有一致没有知识。这事也一起说明了一个道理:人肉层的一致很不行靠。

比特币09年就上线了,可是全世界范围的大面积狂热,也就是针对比特币的大面积一致其实也就是2017年下半年才树立起来的。

比特币不是“总量恒定、不行篡改、天然生成具有机器一致”么,为什么还需要发展这么多年呢?

咱们发现,平时所说的“一致”,其实是分层的,第一层叫做人肉层,第二层叫做代码层。人肉层一致树立起来很快,可是坍塌的也快;代码层一致则更安稳,只要主网代码上线就主动具有,可是想要只依托代码主动的影响,自觉自发转换成人肉层的一致,则需要支付更多时间的代价。

可是不管是人肉一致仍是代码一致,最终其实都要落地在人肉一致,换句话说,比特币、以太坊的网络规划再精妙,最终也得能够让人们信任、达成人肉层一致才靠谱。

所以,咱们发现了人肉和代码的关系:

人肉一致难树立,代码一致更简单; 人肉一致易坍塌,代码一致不行摧; 不论人肉和代码,最终一致皆人肉; 代码优先发展慢,人肉优先风险大; 边做人肉边代码,安稳成功几率大。

统统都是一致体

矿工是区块链的根,没有矿工记账,什么牛逼的链也得歇菜; 码农是区块链的干,没有码农搬砖,什么币圈矿圈都扯淡; 币狗是区块链的花,没有币狗挨割,哪来财富神话赋予创业者能量? 通证是区块链的叶绿素,没有通证圈完好的规划,一切商业梦想最终都是骗局。

2

从人肉层和代码层一致的视点来看,矿圈和链圈都是刻画代码层一致,而币圈则是纯人肉层一致,通证圈则兼并二者之长——经济规矩上链,受益者大快人心,代码和人肉兼容并包,可是通证圈却常常缺少一个最重要的动作——第一推动力。在用户视点就是说:“没错你说的都很好,可是我为什么要尝试呢?”

所以,真实靠谱的区块链项目,一定是对这几个不同的圈层深度了解,而且能够兼容并包,方有可能真实把项目早日落地。任安在认知和心思方位上,把自己放在矿圈、链圈、币圈和通证圈中任何一个,这样的创业者都是有局限性的。

由于不管你们在哪个圈,最终还不都是为了达成一个最大的元一致——挣钱?所以,不要再搞什么傻乎乎的圈层分解,仍是拿出区块链最敞开最有价值的精力“敞开、共享”,一起建造区块链直接里的“一致体”,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每一个链都会构成自己的一致体,一起整个全球的区块链体系也是一个大的一致体,这些一致体之间没有、也不应该有那些隔阂,而是应该真实的OPEN,打开双臂一起拥抱。

所以,不论你是链圈、币圈、矿圈、通证圈,你其实都是在一个“一致体”。